方圆电子音像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

行业动态

纸质图书的困境:出版业要避免重蹈音像产业覆辙

2013/8/7 11:27:00 作者:腾讯娱乐

[导读]我们曾经以为图书出版行当是个朝阳产业。经过上世纪80年代井喷式发展,到90年代的欣欣向荣,再到新世纪头10年的锦绣辉煌,让人充满无限希望的图书出版,没想到如今迅速走向了四面楚歌的窘境。

  ●2012年全国出版物发行单位数量较2011年减少4900余家,其中个体经营户减少4100余家;出版物发行实现营业收入2418.7亿元———仅占出版总营业收入的约八分之一。

  ●洛阳纸贵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,纸书不会再有它曾经的辉煌。传统出版社要转型,向以数字出版、版权交易为主流的出版方式迈进;传统书店也要转型,不能只局限于传统纸书的销售,而须将书店运营与电子商务挂钩,才能跟上这个新时代的步伐。

  ●看纸书长大、习惯于纸书阅读的人们正在老去,世界正被在阅读网络信息中长大的人们所主宰。这就是一波新的历史潮流。

  我们曾经以为图书出版行当是个朝阳产业。经过上世纪80年代井喷式发展,到90年代的欣欣向荣,再到新世纪头10年的锦绣辉煌,让人充满无限希望的图书出版,没想到如今迅速走向了四面楚歌的窘境。

  然而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《2012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》,依然让我们有理由继续高唱“到处莺歌燕舞,更有潺潺流水”。报告说,全国出版、印刷和发行服务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6635.3亿元,较2011年增长14.2%;全年出版图书41.4万种,较2011年增长12.0%。用数字说话,这百分之十几的增幅,自然表明着出版业的春光明媚、百花盛开,而非秋风萧瑟、草木凋零。

  只是,实体书店卖书的人们却另有一番感受。重庆书界一位资深人士对《图书商报》记者说:“2007年以前,图书销售额年增长幅度几乎都在10%以上,但2008年降到不到5%,2012年首次出现负增长1.05%。”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全国2084家书店传统出版物销售的统计显示,2007年至2011年,传统出版业的年销售总额一直保持小幅上升,而2012年开始明显下降。面对此情此景,中国图书销售重镇北京市已不得不为如何扶持实体书店而大张旗鼓“问计于民”了。我们再看看上述报告中其他有关数据:2012年全国出版物发行单位数量较2011年减少4900余家,其中个体经营户减少4100余家;出版物发行实现营业收入2418.7亿元———仅占出版总营业收入的约八分之一。

  这下我们知道了,高昂的赞歌声里不包括传统纸书“书香飘四野”的声音。———当然也不能说图书发行业绩乏善可陈,网店销书就扩张迅速,正与数字出版同步发展。不过这不是我们所说的传统图书出版的范畴。

  小资们喜欢这样表达他们对于正在消逝的传统书店的愤愤不平:“一个没有书店的城市是堕落的城市!”而眼下,这所谓“堕落”正在疯狂地蔓延。似乎实体书店已然走上了它们的穷途末路。

  读者的阅读习惯正在改变。电脑网络阅读、电子书阅读、手机阅读,正成为主流阅读方式。虽然这都是以浅阅读、快餐式阅读为主,而它却是最大众化的阅读。捧着传统纸书细细品读,成为日渐稀罕的或可作一道供人“鉴赏”的艺术风景线。读者们走到哪儿都随身带着特别的“书”———手机或阅读器,随时随地可拿出来流览。不仅便利,而且海量的文字信息,也非一本本传统图书所能比拟。文字记录的载体———用笔和纸书写、用纸张和油墨印刷,正在被无纸化、无笔化的文字录入和屏幕显示所取代。

  这是一个图书出版大变革的时代。从雕刻的甲骨文、铸就的金文,到毛笔书写的简牍、帛书,是大变革;从用毛笔在纸张上书写,到印刷术的发明,也是大变革。今天,又到了一个改变人们书写、阅读和信息传播方式的大变革,又一次图书与阅读的革命已经来临。我们应当庆幸,我们生活在了这样一个大时代,可以享受阅读的便捷、获取信息之海量所带来的快乐。

  大时代的到来,总会带走一些曾经让我们很依恋的东西??麓?、富士、乐凯胶卷,那时我们多么喜好它们,而现在,它们好像一夜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;我们曾经离不开的手表,现在也更多地成为一种装饰,手机取代了它的报时功能。诸如此类,有太多的东西在新时代的潮流中被淘汰,被改变。传统纸质图书在数字化时代面前,也成为这必然没落中的“一族”,这已不是被人大惊小怪的事情。

  其实我们无须为此悲哀感伤。每个时代都会有每个时代的文化。信息时代,必定是告别传统纸书的时代。而告别纸书,有一点还值得庆幸,那就是这并不意味着让它彻底遭淘汰。比如自来水笔盛行后,毛笔就不再成为人们日常书写必备的工具,然而它却没有彻底退出历史舞台,而作为一种书法艺术的载体仍长久地存在着。再看人类战争:马匹曾是古代战争重要的交通工具。现代战争中坦克、卡车、摩托车等机械化装备的兴起,使马匹不再作为战争行动中的主流运输工具,然而,马匹并没有完全退出军事行动,在特殊的环境条件中,它依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由此可以联想到纸质图书的未来———人们日常信息传播中已忽视了它,阅读不再以纸质媒介为主,而它仍然会存在着:在人们想找着读纸书的感觉时还会被人捧在手中;它还可以成为书架上的摆设,近乎工艺品;也可以成为馈赠人的礼物,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带着传统的书香;它还可以收藏在图书馆,作为过去的物质文化的一部分存在着。它是有形的,与无形的电子书有别,可以满足一些人们对实物的自然而然的喜爱。它不再张扬,不再轰轰烈烈地在无数读者手中翻阅,它如同那沉静的艺术品一般,成为小众的喜好,给小众以神游的满足。

  洛阳纸贵的时代一去不复返,纸书不会再有它曾经的辉煌。传统出版社要转型,向以数字出版、版权交易为主流的出版方式迈进;传统书店也要转型,不能只局限于传统纸书的销售,而须将书店运营与电子商务挂钩,才能跟上这个新时代的步伐。

  没人能拯救纸书没落的命运??粗绞槌ご?、习惯于纸书阅读的人们正在老去,世界正被在阅读网络信息中长大的人们所主宰。这就是一波新的历史潮流。

  谁有能力逆历史潮流而动并完全站住脚跟呢?———从来没有。

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-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查询-上期六合同彩开奖结果